真·潮!潮宗街即將巨變!
專欄:聚焦城市
發布日期:2019-11-13
閱讀量:1878
作者:長沙晚報
收藏:
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內的街景楠木廳舊址。緊扣“生活的宜居性、風貌的完整性、歷史的原真性、文化的地域性、街區的活力性”的原則,片區采取保留、維護、改建的方式開展有機更新,預計到2019年底基本完成。

日前,開福區政府向全球文創設計大咖發出邀約,以“免租兩年”“財政獎勵”“貸款財政貼息”等一系列優惠政策,吸引專業文化創意設計企業入駐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讓歷史文化和設計創意碰撞,建設文化新地標和創意設計產業新高地。


15處文物古建為設計師添靈感


湘軍名宿左宗棠徜徉潮宗街石板路,清代重臣、文化名家劉權之曾寓居連升街,晚清軍機大臣瞿鴻禨曾在壽星街上吟詩作賦,近代更是有明德學堂和文化書社加持,潮宗街街區自古以來就很“潮”。


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里保存完好的韓國“國父”金九活動舊址。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攝


如何讓有機更新后的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業態上更新,文化上更“潮”?


開福區政府擯棄歷史老街建設全國“一張臉”的做法,打造創意設計集聚區,以連升街為主陣地,讓文化與創意在潮宗街飛揚。


潮宗街街區內擁有3處不可移動文物、2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0處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和多處歷史建筑,街區歷史底蘊深厚、文化氛圍濃郁。連升街全長約200多米,擁有物業25處,建筑面積約3000多平方米,毗鄰長沙核心商圈五一商圈及萬達商業廣場,區位優勢明顯,交通便利,周邊服務配套完善。


以此為核心,重點引進工業、平面、時尚、建筑、工程、影視動漫、游戲等領域專業文化創意設計企業入駐,歷史文化元素將成為文創單位和設計師的靈感來源,創新創業氛圍濃厚。


被摩登大廈包圍的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文化積淀深厚,區位優勢突出,是文創設計機構入駐的好碼頭。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攝


兩年免租重獎人才老街變創意高地


日前,開福城投集團發布《關于支持潮宗街打造創意設計集中區的實施意見》,出臺了十五條優惠政策,讓歷史文化積淀深厚老街迸發新的創意活力,實現歷史文化與創意文化的交融。


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內的街景楠木廳舊址。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攝


“十五條”中最具吸引力的無疑是兩年免租的政策優惠。根據政策,凡達到準入條件的入駐文創、設計企業,所承租面積小于或等于300㎡的,給予2年免租期(含裝修期)。承租面積大于300㎡的,在300㎡面積之內按前款規定享受免租期。


政策還明確,三年以后,對實繳區級財力貢獻超過50萬元,保持正增長且年度增長10%以上的創意設計企業,給予企業實繳區級財力貢獻增長部分50%的獎勵。對符合條件的創意設計企業,貸款按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50%實行財政貼息,單個企業貼息總額20萬元以內。


對設計大咖、高級人才亦有重獎:企業年度實繳區級財力貢獻30萬元(含)-100萬元、100萬元(含)-500萬元、500萬元(含)以上的,給予企業高管、高級專業人才年度個人區級貢獻部分的100%獎勵。


潮宗街上的悠悠青石板路,烙上無數歷史文化名人的足印。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攝



關于潮宗街,

你了解多少?


往昔


潮宗街因臨城門潮宗門而名,又名草場門正街,位于開福區,東起湘江路,西止黃興北路 ( 原北正街 ),是長沙城僅存的4條古麻石街之一,原長511米,今存約400米,寬9米,為舊時最寬的街道,也是明清長沙縣署所在地,是千古名城長沙的一個重要區域,是一片充滿著歷史風韻、文化底蘊十分豐厚的土地。



明清時期,潮宗街街巷格局已經形成,東西向的潮宗街、連升街、楠木廳,南北向的福慶街、接貴街、壽星街、永清巷,城墻下的草墻灣,城墻外的草下河街等,梓園巷、九如里、潮宗里、群勝里等小巷把它們連在一起,縱橫交錯,密如蛛網,構成這一街區繁密的肌理,綿延至民國時期,至今骨架猶存。


今朝


根據2012年出臺的《長沙市歷史文化名城保護規劃》,長沙在老城區規劃中劃定了兩大歷史文化街區,一個是太平街,另一個便是潮宗街。緊扣“生活的宜居性、風貌的完整性、歷史的原真性、文化的地域性、街區的活力性”的原則,片區采取保留、維護、改建的方式開展有機更新,預計到2019年底基本完成。



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是長沙的文脈傳承所在。片區處于營盤路、湘江中路、中山西路和黃興北路四條城市主干道的圍合區域,總用地面積24.78公頃,內有不可移動文物3處、省級文保單位2處、市級文保單位10處、近100處歷史建筑,包括金九活動舊址、真耶穌教會堂、民國旅社及戲臺、陳云章公館、連升街4號民居、連升街33號民居、連升街85號民居、連升街52號民居、連升街 54 民居、九如里2號公館、九如里4號公館、九如里6號公館等。


金九活動舊址位于楠木廳6號,為一復合公館建筑,建于20世紀30年代。石庫大門內有小天井,二至三層,木構樓梯與地板,木板相隔房間,青磚白粉外墻。1938年,公館曾一度成為韓國臨時政府主席金九居所,并成為朝鮮革命黨本部和韓國光復戰線三黨合一會場駐所。


市住建委相關負責人介紹,在道路建設中以街道概念取代道路概念,拆除部分圍墻,開放公共空間,充分利用建筑前區,打造具有良好步行體驗的開放式整體街道。針對區域內大部分道路人車混行的情況,項目確定一期15條主要街巷,僅潮宗街、福慶街作為機動車通道,其余街巷禁止機動車進入,僅供慢行使用。同時,考慮該街區以慢行交通為主,在街區主干道外圍擬布局3個停車場,營造外快內慢的街區生活。

街區還打造了時務學堂紀念館、瞿鴻禨廣場、九如里廣場等眾多公共空間和景觀廣場,為人們提供一個適合交流、散步的空間。 


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將按照“有機更新”模式打造成開放式街區。圖為街區內新增的楠木廳公共空間。 長沙晚報記者 陳煥明 通訊員 谷莎 攝影報道

                        

2019年7月19日,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UN-Habitat,以下簡稱“聯合國人居署”)亞太區域辦事處高級人居官員Bruno Dercon和開福區委副書記、區長劉擁兵簽署合作協議,湖南首個聯合國人居署城市更新指導項目落戶開福區。聯合國人居署將對潮宗街歷史文化街區有機更新項目進行技術及政策指導,爭創中國歷史文化街區、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和迪拜國際改善居住環境最佳范例獎。

簽約現場,湖南首個聯合國人居署城市更新指導項目落戶開福區。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攝


根據合作協議,聯合國人居署將邀請開福區人民政府參加世界城市日、場所營造周、世界城市論壇等活動,助推街區爭創中國歷史文化街區、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和迪拜國際改善居住環境最佳范例獎。其中,迪拜國際改善居住環境最佳范例獎簡稱迪拜獎,由聯合國人居署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市政府于1995年設立,旨在獎勵在人類居住條件的改善及可持續發展方面做出杰出貢獻的項目。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來自全球140個國家的2100多個項目提出申報,最終獲獎的項目只有50個,我國先后有7個項目獲此殊榮。


潮宗街的老時光

朱見開


潮宗街。攝影:羅斯旦 


在潮宗街行走,時光從腳底慢下來,恍若身在清末民國。


街道麻石鋪就,兩邊粗壯的法國梧桐枝葉搭連,遮天蔽日。適逢雨天,可撐一把傘,雨點順著樹葉打在傘上,敲打出古箏輕彈的聲響。若是睛天,有陽光零零碎碎地落在青石板上,一腳踩上去,似乎有金屬的聲音悅于耳際。行人不多,跫跫足音仿佛被一只手拉長,拉細,伸到街的另一頭去了。滄桑的煙雨、歲月的陽光就這么緩緩地在眼前鋪展。


潮宗街一帶的房子有些低矮,有些擁擠,還有些破敗,一色青磚木構的三層小樓,斑駁的朱漆木門、花崗石的門楣、鏤花的木窗欞、逼仄的陽臺,一座城市的古色古香從潮宗街洇暈開去。那些清末或民國的老房子,墻磚有些風化,潮潤的墻根爬滿青苔,有些許不知名的瘦瘦的小樹、小草在墻縫里探頭探腦,似乎在張望來來往往的過客。在我舉起相機捕捉潮宗街蒼老倦縮的身影的時候,一位年輕漂亮的姑娘用一根木條支起鏤花的窗欞,她端一把竹躺椅,坐在陽臺,給我打了一個淺笑、和善的照面,潮宗街讓人頓生回到老家的親切,那個陽臺上的女孩美得如同夢里的青梅竹馬的鄰家妹妹。


潮宗街適合做夢,適合發生纏纏綿綿的故事。借梧桐樹葉剪碎的陽光,端一把柳木靠背椅旁一位耄耋老人坐下,自有故事從他沒有牙齒的嘴皮子里吐出來。早在明清時期,水氣充盈的潮宗街已是滿目繁華,長沙縣衙設在這里,靠一頭伸入湘江邊上的青石板街道興盛的米市、茶肆擠在這里,鑲邊的酒旗在屋檐下招展,暈暈的紅燈籠映照著一條街市的風花雪月。湘女多情啊!在日落麓山的時候,一條條運載大米、茶葉的帆船一字排開,錨在躬身湘江的柳樹底下,人們興致沖沖上岸,沿著青石板走在悠揚的吆喝里,尋找一雙雙顧盼生輝的、熟悉的眼睛。故事的活色生香與曼妙凄美在潮宗街如何上演可任你展開想象,所以,明清時期或民國年代,在潮宗街,一個轉彎,不小心你就轉到煙花柳巷里去了。


其實,街巷里住的更多的是尋常百姓,他們在這里開茶肆酒樓,開米行茶行,開手藝作坊,開客棧錢號,是他們將一條街經營出了一股鼎盛的人間煙火味,或許正是這種人間煙火味,才有一條條街巷不顧曲曲折折通向這里,三貴里、九如里、連升巷、梓園里、壽星街,像它一手帶大的一群弟弟,和它牽手摟腰,跟前顧后,如影隨形,潮宗街在古老的長沙縣城真的是擺足了派頭與氣概?,F在我們走在潮宗街,依然還可以通過臨街的鋪面那一扇扇朱漆斑駁的大門窺見它非同等閑的風骨。


但是潮宗街沒有傲氣,它脾性平和,官宦仕子、名姓望族、三教九流、市井小民,甚至青樓女子,都能在這里找到立身安命之所。清末重臣瞿鴻機的舊宅就位于潮宗街與壽星街交叉之處,舊宅屬典型的官宅,當時長沙人稱“瞿相府”,相府坐南朝北,為一組二路三進四合院,其氣勢之恢宏我不想過多描述,現存的相府只有北房三間,且為民居,堂堂相府早已淪為尋常百姓之家,或許這是光緒年間先后出任工部尚書、軍機大臣、政務大臣、外務部尚書等要職,晚清立憲派代表人物瞿鴻機沒有想到的。佇立在相府北房門口,由不得人不生出物是人非、世事難料、風水輪回的感慨。


在潮宗街,我找到了長沙文化書社的舊址。文化書社不是一個普通的書社,它是由毛澤東、何叔衡、易禮容、彭璜等17人發起,以傳播新文化、新思想為宗旨的圖書發行構,1920年9月9日在潮宗街正式開業。后來書社成為了中共湘區委員會的秘密聯絡點,1927年8月7日被國民黨湖南政府下令查封。是不是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潮宗街是湖南革命思潮的策源地?


更為有趣的是,在文化書社的斜對面,潮宗街19號,矗立著一座清真耶穌教堂,教堂經歷了80多年風雨的洗禮,依舊響徹著上帝的贊歌和眾生的禱告。信仰的力量竟然如此頑強,讓一座教堂在喧鬧之中顯得肅穆莊嚴,讓我這個寄居長沙的過客在撫摸教堂的青磚石基時不敢有絲毫的輕狂之舉。


我相信,在潮宗街相府,少年的瞿鴻機曾在深宅之中一遍遍誦讀過四書五經等儒教經典;志向宏大的熱血青年毛澤東和他志同道合的同志曾在這里傳播他們信仰的馬克思主義。是什么樣的胸懷,讓一條街包容了三種不同的思想形態?是不是湖湘文化的兼容并蓄?其實,潮宗街就是一個具體答案。潮宗街的胸懷就是湖湘人的胸懷,不同的文化和思想在這里可以交匯、融通,最終形成湖湘人包容的文化性格。


在潮宗街,還有幾處地方是值得你我駐足、流連的,特別是那些來湖南旅游的韓國游客,即使行程再緊,也會擠出時間來潮宗街,他們來潮宗街是觀光,更是為朝拜,朝拜他們的國父金九先生。從潮宗街往北隨便穿過一條小巷子,你問,楠木廳巷6號“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舊址在哪里,守著小攤的市民就會伸手一指,你順著手指的方向,走不多遠,一棟普通的紅磚墻民居就在眼前,這就是金九先生一家人和他的同僚們生活、居住、工作的地方。據史料介紹,抗日戰爭時期,朝鮮以金九為首的反抗殖民主義愛國人士在上海成立了“大韓民國臨時政府”,淞滬戰爭,上海淪陷,“大韓民國臨時政府”輾轉長沙。潮宗街,就這樣與異國人民結上了友誼之緣。


另一處是潮宗街梓園巷民國旅社,民國旅社以戲樓出名。戲臺在一個四合大院內,早已破敗不堪。透過暈暗的青光,仿佛那些滿座的喝彩和拖腔拉板的演唱還繞著四周的屋梁不曾散去。潮宗街的故事因為戲臺有了韻味,好比臨街炒貨鋪剛剛出鍋的糖油板栗、五香瓜子,香且經嗑,現在的老潮宗街人還在津津樂道當年臺上臺下的風流。


街道向西,北側盡頭,聳立著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湖南分公司。作為曾是中國四大米市的長沙,中國儲備糧管理總公司湖南分公司設立在以米市聞名的潮宗街是不是有一種認祖歸宗的意思?


如果有,以湘江之水而興盛的潮宗街理當是國際化大都市長沙的老祖宗了。在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的長沙,在蓋起一棟棟摩天大樓的時候,我們不能數典忘祖,將一條條老街冷落,任它們在林立的高樓大廈的腳下氣若游絲,延口殘喘,甚至無視它們的存在,以舊城改造的名義將它們從城市掃地出門。


建筑學家梁思成說過這樣一句話,“建筑是一個民族文化的重要證據”。我想,潮宗街的那些老建筑是不是湖湘文化的重要證據?如果是,長沙作為一座歷名文化名城,就有了文化的根基和歷史的遺傳,才變厚重,變得實至名歸。

來源丨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李卓 陳煥明 通訊員 楊陽
上一頁:提醒!長沙芙蓉大道這個路段全封閉!長達6個月!
下一頁:再見了,西長街!
av老司机_老司机67194精品线观看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