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清復明、革命黨、黑社會——湖南洪門發展史
專欄:湖南記憶
發布日期:2019-12-16
閱讀量:3239
作者:城市記憶
收藏:
孫中山、秋瑾、蔡元培,都曾加入洪門∨ 洪門與天地會、紅花會等,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經常出現的反清復明的幫派,歷來人們只當傳說。湖南巡撫端方聞迅,急忙下令提前處決,馬福益于長沙瀏陽門刑場英勇就義。

孫中山、秋瑾、蔡元培,都曾加入洪門


 

洪門與天地會、紅花會等,是金庸武俠小說中經常出現的反清復明的幫派,歷來人們只當傳說。事實上,他們不僅真實存在,還與近現代革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僅僅在湖南,洪門就創造了無數血與火的傳奇。



傳說中洪門興起于清初,以明太祖洪武為名,其后各自分散,形成不同的分支,其中較為人知的有漕幫、天地會、哥老會、袍哥會、三合會、安親會、致公堂等反清復明組織,但是一致對外稱“天地會”,對內稱“洪門”。


從最早的傳說時代起,天地會就分為“五房”:長房蔡德忠(鳳凰郡青蓮堂,后系稱天地會),二房方大洪(金蘭郡洪順堂,后系稱三合會),三房胡德帝(蓮章郡家后堂,后系稱袍哥),四房馬超興(錦廂郡參泰堂,后系稱哥老會),五房李式開(徳興郡宏化堂,后系稱小刀會)。


哥老會忠義堂


而盛行于兩湖一帶的是哥老會,同樣發源于清初,是近代中國活躍于長江流域、聲勢和影響都很大的一個秘密結社組織。


也有人認為哥老會不屬于洪門,而是與青幫、洪門并列的三大民間幫會組織,只是在晚清及民國年間,洪門、青幫與袍哥會互相滲透,一些幫會中人便竭力宣揚洪門、袍哥會源出一家,都是鄭成功首創之說。


湖南的洪門(哥老會)在清代前期,事跡并不太顯著,他們重新活躍,是在清末太平天國起義之后。而真正攪動近代風云,則是在與孫中山的革命黨合作之后。


1911年孫中山與溫哥華洪門會員合影


反清復明,是這些幫會起源時的口號,但清朝統治時期,明朝皇室后裔都已經被趕盡殺絕,復明是絕對不可能的了,所以就只有反滿興漢。革命黨與幫會雖然宗旨不同,但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推翻清朝統治。


孫中山在海外加入洪門,并由主盟人封其為“洪棍”(洪門三把手,掌管執法)。秋瑾、蔡元培等人的光復會也屬于洪門外圍組織。早期的革命黨領導人,很多人加入了洪門,但因為其多少具有黑社會性質,加之革命黨的新思想并不能被幫會所完全接受,于是與革命隊伍漸行漸遠。所以孫中山及以后的國民政府都對這段歷史及其相關人物諱莫如深。

                        

湖南哥老會領袖馬福益



辛亥革命中較早的三次起義,自立軍起義、惠州起義、萍瀏醴起義都是由革命黨牽頭,而起義主體都是幫會成員。其中,自立軍起義與萍瀏醴起義都與湖南哥老會關系密切。


就義前的馬福益


湘潭人馬福益,是一個魁梧有膽略、以俠義著名于鄉的豪杰,成年后成為石灰窯總工頭,處理糾紛得力,甚得人心。當時哥老會由各首領自行開堂放標,招收黨徒。幫內有四大標志,就是所謂“山、堂、香、水”。1891年,25歲的馬福益開堂放標,創立“回龍山”(又叫昆侖山),堂名為“忠義堂”。馬福益勢力逐漸擴大,遍于湖南的醴陵、湘潭、瀏陽、江西萍鄉,連江西湖北等省也有人加入,有人眾萬余,尤其是在湘贛邊界,勢力更為雄厚。


馬福益威名遠播,在哥老會內深孚眾望。1894年,閩、贛、湘、鄂四省幫會一致推舉馬福益為領袖。1897年,他又被湖南、湖北兩省哥老會各個山堂推選為龍頭大爺,成為清末長江中下游地區極有勢力的會黨領袖。


唐才常


1900年,湖南瀏陽人唐才常組織自立軍,聯絡會黨起事,馬福益組織會眾參與,并派人擔任東、南、西、北四路總統。自立軍起義失敗,但他并未放棄反清志愿,礪兵秣馬,伺機再起。


1904年春天的一個風雪交加之夜,革命黨人、華興會首領黃興在劉揆一陪同下,身穿短衣,腳著釘鞋,頭戴斗笠,步行三十余里,與馬福益相見于湘潭茶園鋪礦山一山洞中。馬福益在礦山周圍布置了會黨成員嚴密防守,還命人在山凹雪深的地方挖了一個土坑,埋了幾只雄雞。在山洞里,黃興與馬福益正式結義,熊熊柴火將雄雞烤熟后,就開懷暢飲,共議反清大計。他們商定,當年十月初十即慈禧70歲生日那天,在省府長沙炸死祝壽的文武官員,然后趁機起事奪取省城。


黃興(左)與馬福益山洞內見面場景


回來時,黃興十分興奮,寫下了“結義憑杯酒,驅胡等割雞”的詩句。但華興會與哥老會的頻繁活動,引起清廷注意,加緊了偵緝搜捕。九月初,一些會黨頭目先后在湘潭、醴陵、長沙等地被捕。黃興、劉揆一逃赴上海,隨后遠走日本,馬福益則避逃廣西,起義流產。


不久,馬福益輾轉回湘東,以圖再起,在萍鄉車站被清兵發覺,手刃清兵六人后被捕。解往長沙時,清吏殘忍地用鐵絲穿過他的鎖骨,以防逃脫。湘西、萍鄉、醴陵等地會黨紛紛起兵,向長沙集結,要圍攻長沙城,救出馬福益。湖南巡撫端方聞迅,急忙下令提前處決,馬福益于長沙瀏陽門刑場英勇就義。

              

哥老會萍瀏醴大起義



馬福益雖然就義,但其舊部肖克昌、李金奇在安源礦工中具有很大的號召力;龔春臺、姜守旦、馮乃古在瀏陽,李香閣在醴陵等縣農民群眾中尤有威信。


哥老會紀念章


馬福益舊部以力量最強、人數最多的洪江會為基礎,吸收哥老會的其他派別,組成了一個統一的會黨組織——六龍山號洪江會。各派會黨首領在萍鄉蕉園舉行開山堂大典即成立大會,推舉龔春臺作大哥,以忠孝仁義堂為最高機關,下設內八堂(即文案、錢庫、總管、訓練、執法、交通、武庫、巡查)和外八堂(即第一至八路碼頭官),各司其職,設活動機關于麻石。然后眾頭領歃血為盟:“誓遵中華民國宗旨,服從大哥命令,同心同德,滅滿興漢,如渝此盟,人神共殛?!?/span>


但洪江會激進分子廖叔寶不聽命令,自率二三千人,張開“大漢”白旗,提前發難。事已至此,蔡、龔等只得立即宣布起義,并約姜守旦、馮乃古同時舉兵響應。一場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就在這倉卒之中,于1906年12月正式爆發了。


萍瀏醴起義形勢圖


接著,洪江會主力所在的瀏陽、醴陵也先后發動起義,不到10天,起義軍即達3萬多人,聲威播及長江中游數省。湘、贛兩省官兵亂作一團,頻頻呼救,清廷連下“上諭”,急令鄂、湘、贛、蘇四省速派得力軍隊,“飛馳會剿”,并調海軍開赴九江、蕪湖,為之壯膽。一時,清軍集結達四、五萬人。這是太平天國失敗以后,清朝在南方出兵最多的一次。


起義軍寡不敵眾而失敗,龔春臺、蔡紹南兩人化裝潛往馮乃古處,不幸蔡紹南在途中被捕犧牲,而馮乃古早在此之前已被清軍誘殺,龔春臺只得轉入地下,潛往長沙,直到辛亥長沙起義時才又出現。


萍瀏醴起義規模浩大,且從領導到底層都是哥老會,是名副其實的哥老會大起義。


焦達峰——哥老會出身的湖南都督


                      

萍瀏醴起義的時候,瀏陽青年焦達峰受黃興委派,擔任哥老會首領李經奇的聯絡參謀,焦達峰15歲就加入哥老會支派洪福會,此時漸漸嶄露頭角。起義失敗后,焦達峰再到日本,進入東京東斌步兵學校。1908年,他回國創建共進會湖南總堂,任龍頭大哥。與湖北共進會孫武、居正等商議兩湖起義,訂下“長沙先發難,武漢立即響應;武漢先發難,長沙立即響應”的盟約。


焦達峰


此時,革命黨除了聯絡哥老會等會黨外,早已重點滲透清朝新軍,湖南新軍軍官陳作新即加入了革命黨。1911年10月22日,在武昌起義十余天后,焦達峰率湖南新軍第四十九標炮營進攻小吳門,陳作新率領第五十標進攻北門,兩軍攻破城門,又攻占軍械局。城內巡防營宣布反正,巡撫余誠格逃竄。長沙起義成功,推舉焦達峰和陳作新為正副都督。


起義后,哥老會會眾紛紛涌入都督府,宣稱“焦大哥當了都督,現在是我們洪門的天下了”,許多人跑來要官,甚至在都督府擺下桌椅板凳,裝模作樣的辦公。會黨匪氣難改,影響了焦達峰的聲譽。不久,焦達峰、陳作新即被反叛的軍官殺害。

     

賀龍不止一次把一個地方的哥老會全部收編進紅軍


        

進入民國后,哥老會依然活躍。1913年, 在湖北恩施的一家茶館里,17歲的賀龍結識了當地哥老會首領唐伯義,接受了哥老會殺富濟貧、懲治貪官的主張,與父親賀士道加入了哥老會。賀龍的姐夫谷績廷也是湘西哥老會的首領。賀龍后來自己回憶說,“我16歲就當上‘十排老幺’”,不過,這其實是哥老會最低的職位。



賀龍兩把菜刀鬧革命的傳奇也有哥老會參與。那時,賀龍躲在一個村子里,同哥老會的兄弟們策劃起義,有幾個國民黨收稅的來了,他就率領村里的幾個人襲擊收稅的,用兩把菜刀解除了他們的武裝,繳獲了手槍和步槍來武裝他的第一支農民軍。


后來,賀龍在哥老會中的名聲遍及全中國。紅軍說,他可以手無寸鐵地到全國任何一個村子里去,向哥老會說出自己的身份后,組織起一支部隊來。哥老會的規矩和黑話很難掌握,但是賀龍曾經不止一次把一個地方的哥老會全部收編進紅軍。




1925年,洪門致公堂在國內成立中國致公黨,當時的孫中山已經與會黨“劃清界限”,在廣州建立了根據地,于是致公堂就找到了孫中山的對手陳炯明任該黨總理。1949年致公黨留在大陸,成為大陸的8個民主黨派之一,而臺灣的致公堂在當代也成立了中華民族致公黨。


當代洪門游行


包括湖南在內的大陸會黨,如洪門、哥老會、青幫、一貫道等,在解放后統統被定義為“反動會道門”,于是,洪門在大陸徹底消失。在港臺及海外的洪門,則繼續活動(香港洪門成為黑幫“三合會”),演繹著黑幫的傳奇與腥風血雨。


本文主要參考資料:

埃德加斯諾《西行漫記》;

《南京大學教授孫江談中國歷史上的秘密結社》,《上海書評》,2016-08-21 ;

劉泱泱,《關于湖南哥老會起源問題的探討》,《湖南師范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1992年02期 。


END 

  • 本文由城市記憶CityMemory獨家發布,作者 | 牧野,編輯 | 城小憶(微信號:chengshijiyiwh),未注明出處圖片均源于網絡。

往期精選


難忘北郊工人俱樂部 | 回味長沙的名老特小吃

紀念消失的長沙老街 | 長沙吉祥巷的百年記憶

長沙北郊和北郊名人故事 | 荷花池的老長沙味

如意街的傳統與市井 | 兒童用品商店里的記憶

記憶中的中山路老商鋪 | 致敬那遠去的手藝人

蔡鍔中路風情錄 | 韻味馬王街 | 長沙人吃得刁

長沙人第一次見火車 | 游開福寺,結交新河街

百年倉后街的非凡 | 長沙九龍倉下的老街記憶

松桂園與便河邊往事 | 記憶中的黃興路老商鋪

長沙一世情 | 越墮落越快樂:長沙墮落街紀實

記憶中的北正街老商鋪 | 鄭壽山:登隆街雜談

想要投稿

如果您對家鄉有著特別的情感

并愿意分享您精彩生動的故事

(文字或圖片)敬請發送到

citymemory@csjyds.com

我們會尊重和保證您的權益

上一頁:課本里的湖南:不到瀟湘豈有詩?
下一頁:看湖南的“猶太人”——新化縣人如何雄霸中國打印業!
av老司机_老司机67194精品线观看_老司机在线精品视频网站